来自外太空的少女

一半是光,一半是影

尝试冷静一点

我想起一次绝望?的夜晚
找了借口跑了出去
坐在小区的躺椅上
手机里放着林肯公园那个主唱翻唱的歌
声音这么好听的人居然已经死掉了
挺遗憾的
再然后
几遍
十几遍
几十遍
好了很多

从空中俯瞰着,很漂亮

我预感自己快要死掉了
大概是对此不再恐惧了
只是,只剩下,些许的,遗憾?
不知道了
今天看了谷川俊太郎写的书
是在书店最喜欢的书架上找到的
非常非常有趣的是,有人在书塑料的外套上贴了一张棕色小卡片,上面摘了一段书里的内容
「夏天就要来临
   但这不是你在的夏天
         是另外的夏天
         是完全不同的夏天」
买下后过了很久才开始细细品读(大概因为是本诗集)
这个人为什么会选这本书呢
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个人又是谁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
又活过了一天

音乐被自己调到最大音量
不想听到自己如同野兽般嘶吼的哭声

我在黄昏中醒来


四周的光景还有些模模糊糊,
却依稀感觉到阳光把四周都染成了红色
有些暗淡,有些温暖
我把手浸没在阳光里
光的温度
从指尖的细微处
蔓延到全身
慢慢的,慢慢的
闭上了眼睛
温暖的,在身体中流动
似乎是有些短暂的
太过美好
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