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外太空的少女

一半是光,一半是影

尝试冷静一点

我想起一次绝望?的夜晚
找了借口跑了出去
坐在小区的躺椅上
手机里放着林肯公园那个主唱翻唱的歌
声音这么好听的人居然已经死掉了
挺遗憾的
再然后
几遍
十几遍
几十遍
好了很多

趁着年轻


回了家
但还是想继续出去

心里很害怕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什么
手在颤抖
踩在窗户边上

然后愤世嫉俗地从窗台跳了下去
很开心
摔断了腿
开心的无以言喻

从空中俯瞰着,很漂亮

我预感自己快要死掉了
大概是对此不再恐惧了
只是,只剩下,些许的,遗憾?
不知道了
今天看了谷川俊太郎写的书
是在书店最喜欢的书架上找到的
非常非常有趣的是,有人在书塑料的外套上贴了一张棕色小卡片,上面摘了一段书里的内容
「夏天就要来临
   但这不是你在的夏天
         是另外的夏天
         是完全不同的夏天」
买下后过了很久才开始细细品读(大概因为是本诗集)
这个人为什么会选这本书呢
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个人又是谁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
又活过了一天

夕阳渐渐地触及了地平线,收走了给予这个世界无限温暖的最后一缕阳光。
神紧紧的抱着怀中渐渐冰冷的女孩,试图去用自己永不熄灭的体温来温暖她。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即使是神,也改变不了一个凡人的命运……
风在浩瀚里吹出了无限的寂静,月光在女孩的脸上凝成了霜,他费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抱着女孩朝不远处的花海走去……
通往花海的小道似乎长的没有尽头,这一刻,天上的群星不再闪烁,尘世间的灯火也显得无比昏黄。他低头看向怀里年轻的姑娘,如墨般的发丝纷纷垂下,遮住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悲伤……
他们是从小的青梅竹马,多少年的花开花落,多少年的相知相随,如今都只不过是终逝的空花,只留他一人,徒留于这个与他毫不相关的世界……
旧人最终是放下了,只不过,一个都不剩……
岁月如极地的寒风一般吹散了整个世界,多少的事物都化作故人的思念不知流向何方,几近千年,他还是那个英俊的少年模样,只是眼里多了些许的疲惫和冷漠……
生命的禁忌之术他在百年前就已找到,只是他在犹豫……和恐惧。如果让女孩放弃她对自己一生的爱意的话,确实能够再次推动轮回的大轮,但是这样的话,在她以后的生活中,自己便只能是了一个被深深厌恶的角色……用自己换取重生,怎么看都是值得的。可是,就这样将多少年的厮守换回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姑娘,值得么?
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将她带回这个世界,用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
世上再无比那一夜的天空更为纯净的东西,薰衣草在风中荡开来一层又一层,除了偶尔流星划过天际带来微微的摩擦声,一切如此寂静。他低头看着女孩,任时光如何流逝,她还是初识的模样,就如当初他们约好的一样,一尘不变……
他浅浅的笑了笑,最后一次低吻女孩的额头后,用尽全力般将手探进女孩的心,抽出了一缕如那凡间烟火般飘渺的细丝,闪烁着世间最温和的光,照亮了整片花海。他轻轻托起细丝,捧入空中,望着越飘越远的细丝,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任无数光点在他背后缠绕,细丝最终化为了一场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洗净了污浊的空气 ,洗净了世间一切的怨念,而他,站在雨里,像只被雨淋湿的乌鸦……
看着她就好了,女孩转生后的十七年,他一直悄悄的守护着她。她的一笑,能让他好几天都高兴的不知所措,她每一次不高兴,也能让他辗转难眠。她已经是他的整个世界,可是他却不敢接近女孩,他不知道当女孩见到他时会怎么样,他也没有勇气去知道……
终于,他鼓起了这一生最大的勇气,去见那个曾经爱过他女孩,明明是世间最伟大的神,却在她面前显得畏手畏脚。而当他带着满天的星辰来到她面前,拿出了因恋人思念而成的花束,诉说着数千年的思念,回应他的只有那个厌恶的眼神。不久后他才知道,那双手,已经不是他能再去触碰的了……一个神的绝望到底是什么样子,那晚,鲜红的血溅在了璀璨的星辰之上,将整个夜染成了红色,女孩的哭喊声一遍又一遍的切割着他那颗早就麻木的心。只要看着你就好,我做不到……
坐在可以俯瞰世界的王座上,他自嘲的笑了笑,真是的,明知道会这样,何必去自作多情,果然是禁忌啊。渐渐的,他不再去管这个世界,只是每天躺在花海中,对着渐渐枯萎的小花们一边又一边讲述他们的故事。
没有了他的管理,世界越来越混乱不堪,大地的子民们开始反抗,他们,想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英姿飒爽的女孩穿着似落霞一般的金色战甲,率领着那些怀揣梦想的少年们踏着夕阳进入了神殿,踏破了早已枯萎花海,花瓣随风飘散,吹遍了整片天空,空气中弥漫着如血般浓烈的花香。他端坐在王座上,看着殿外随着那些风和一起流淌的云,其中夹杂着多少思念,慢慢的奔向远方。回过神,看着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他笑了。
“欢迎回来”他眼里波光流转,不知道在看哪里。
“我不认识你”女孩冷漠的声音如一把刀一般狠狠地扎了他一下
“也是”他笑了笑
“你还是那么漂亮,就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样”他试图去触碰女孩的脸
啪,手被女孩一巴掌打开了,她继续冷漠的看着他“我不认识你”
他再次无奈的笑了笑,“最后一个问题,你爱…………”
一把璀璨如太阳般的金矛插入了他的胸口,就像女孩的头发,亮的耀眼……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看着那些喷涌而出的鲜血,溅到了他的王座上,染红了正义的太阳,染红了破碎的花瓣,染红了女孩的裙子。
他的视线里只要她的脸了,他努力的伸手,用尽全力想再去触碰她的脸,再去看一眼他所爱的人,又好像永远够不到……天好亮啊,照的他睁不开眼睛,视线越来越模糊,女孩的头发在阳光下随风飘散,他看不清女孩的脸,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当年,他还是那个要名扬四海的少年,她还是那个想一直陪着他的小女孩……

音乐被自己调到最大音量
不想听到自己如同野兽般嘶吼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