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外太空的少女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权舆

那个人坐在椅子上,背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脸,我注意到他开始说话,听不清,他陌生而低沉的声音如同含糊不清的催眠曲在我脑中环绕着,应该是一个男性的声音,我有些模糊做出判断带着困意渐渐低下头。
几分钟后,我忽然意识乐曲已经停下了,沉默,我抬起头看着那个人,黑暗中我感觉到他的目光汇聚在我的脸上,依旧沉默,我看不清,只能依赖于其他感官的作用,我听到椅子移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然后是逐渐靠近我的脚步声,显然,那个人正在向我移动。我振作精神,仔细辨别着这个人接下的动作。
三十秒左右的时候,我听到开关打开的声音,然后看到眼前有一盏灯亮了,暖黄色的灯光下我渐渐看清了这个人,这张脸不属于我任何熟识的脸,“不认识”“应该为男性”大脑迅速做出了明确的判断。我张开嘴想说话,然后才意识到嘴唇已经干裂,似乎还在存留着淡淡的腥甜味,有些恶心。
在灯光下,我注意到自己坐在一把木质靠背椅上,前方是一张同样材料的桌子,而那个男人坐在桌子上,自上而下的俯视着我,这样的感觉有些难受,我不耐烦的泯了泯嘴唇,抬眼和那人对视。那个人面无表情的盯着我,他穿着一件普通的衬衣打着领带,佝偻着,双手合十放在腿上,有些悠闲的一直凝视着我。过了几秒也许几十秒,那个人开口了,还是刚才听到的声音,但更加清晰些。他的表情相比之前有些凝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问我“你还记得这个吗?”我茫然了,我能记得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我摇头否定。那个男人失望地叹了口气,像是刻意一般,沉闷的压着我的胸口,喘不过气来。男人离开桌子,站了起来,由于我仰视着男人,所以看不出他的身高
他又一次刻意的重重叹气,像是为了突出他的失望一般,压抑着空气,我感到十分的厌恶,抵触着他这样表达情绪的方式。男人绕过桌子,一步步向黑暗中走去,伴随着我排斥的叹息……

评论